郭林之友 郭林氣功
 
 
 
功法演示

經絡穴位知識

抗癌拼搏事跡
 
 
 

最新資訊

台大醫院教授論-郭林氣功與癌症

走出國門 走向世界 郭林氣功在歐洲

郭林新氣功的科學機理 -周廣慶

郭林新氣功在德國大放光彩

星島 求職廣場"療法多合一"訪問

醫學界驚天隱瞞-癌症不是病?

港大中醫藥學院 招募乳腺癌患者參與康復研究

爲什麽向頑疾患者强烈推薦郭林新氣功

治癌非得“傾家蕩産”嗎?

癌症重病並非是可怕的敵人

 

抗癌歌

食療寶典之抗癌有方食譜

 

 
 

一代氣功天驕

林曉

(郭林新氣功研究會副會長,郭林老師的丈夫)

我叫林曉,是郭林的老伴。在郭林誕辰90周年前夕,郭林新氣功研究會决定編寫《郭林新氣功——治療功法•挖掘功法•中、 高級功法》以緬懷郭林老師,使我很高興,也很感動。因爲郭老師創建了新氣功幷帶到社會上已20多年了。在這期間,她培養了許多輔導員,現在仍分散在北京各大公園教功;全國各地及海外,現在有幾十萬甚至上百萬人在練郭林新氣功。通過練功,他們都收
到了良好的療效,很多人已經得到康復。現在的輔導員大多是年齡較大的離退休人員,因此,我認爲趁這個機會,從曾經接觸郭老師較多的人或朋友那裏,收集、整理一下郭林老師生前的情况,寫一下回憶錄,是很有必要的,也是很有意義的事。這對今後推動、 發展、完善郭林新氣功,爲後人緬懷郭老師都將起著積極作用。

郭林老師祖籍廣東中山縣。1909年6月8日(農曆4月21
日)生。其父是辛亥革命烈士,母親是一個沒有文化的家庭婦女,
共生姐妹三人,郭老師是老二。在她兩歲時,父親就犧牲了,當時
家裏生活很困難。祖父是個老道,很鍾愛她。她從小就在祖父身
邊,很小就教她童子功。14歲那年,她就獨身到廣州求學,闖世
界。先上商校,後又改上師範.學美術。郭老師當時雖然才十幾歲,
但在廣州就很有些名氣了。

原因之一是在幾十年前封建意識還相當濃厚的廣州,她雖是
女孩子,却留短髮,穿西裝,系領帶,一身男裝。因爲她的特殊,所以
走在大街上沒有不認識她的。

原因之二是她在廣州上學期間非常活躍,是學生會主席。她
很有口才,很有鼓動能力。到政府請願,同學們推她爲團長。她曾
經和汪精衛拍過桌子。當時的反動政府對她這樣的人很反感,又
找不到理由,校長就與校醫做假,說她有肺癆病。用這樣的方法把
她與同學隔離開。但她幷不屈服,心想我正面鬥不過你們就背著
鬥。于是她每天早上四點多就起床跳墻出去練長跑,結果她獲得
了全市長跑冠軍。因爲她爲學校捧回了獎杯,校長也不得不組織
學生在校門口迎接她。這則消息登在了當時廣州的報紙上。
原因之三是畢業時,她一邊考試一邊辦畫展。

當時廣州市童子軍有一條規定:男孩子穿短褲,女孩子穿短
裙。她是團長,却非穿短褲不可。學校拿她沒辦法,就讓省長找她
談話:說她這是奇裝异服。她却說:我不袒胸露臂,怎麽叫奇裝异
服呢?結果省長也治不了她。她的青少年時期就是這樣在大風大
浪中滾過來的,而她的天賦和與衆不同的氣魄也充分顯示出來
了。

我和郭林老師在1941年12月8日結婚,正是太平洋戰爭爆
發那天。當時我在澳門上學,她在澳門教書。

郭林老師研究氣功,幷用氣功治病是近二三十年的事。1949
年她得了子宮癌,做了切除手術,1964年她膀胱癌轉移做了第6
次手術才引起她的深思。她想到:自己一生多灾多難,雖然練過童
子功,當過長跑冠軍,還是得了癌。自己已做了6次手術,同時還
患有高血壓、心臟病、風濕等多種疾病,如果再做第7次手術,生
命恐怕就保不住了。想到身邊還有年邁的老母需要自己照顧(大
姐已去世,妹妹在臺灣);有遠在美國幾十年未見面日夜思念的女
兒。想到這些,她說我不能死,我必須尋找一條自救的路!于是她
想到了氣功。她想:氣功是祖國的優秀文化遺産,能不能用來治病
呢?有了這個想法,她就邊讀醫書邊練氣功,同時還向氣功界高人
交友求教。經過10年功夫,不知不覺之中,她身上的病全沒了。這
引起了她的注意:心想我的氣功是否有點意思,它能在我身上起
作用,對別人是不是也有效呢?如果也有效,那真是對社會的一大
貢獻!這樣她萌發了讓氣功走向社會、用氣功治病救人的想法。
那是1971年9月初,文化大革命正處于高潮,左傾思想嚴
重。在這種社會條件下去傳授氣功行嗎?她苦苦思考,經過激烈的
思想鬥爭,終于在1971年9月4日毅然走上社會,到東單公園傳
授氣功。開始,她單槍匹馬,是很困難的。到哪里去找病人呢?她就
假裝挂號看病與病人聊天問別人有什麽病?主動要求教別人練氣
功,這樣就把一些病人拉到了公園。她在公園裏教功、演講,招來
很多人,但也招來不少麻煩。

當時有許多逛公園的外國人給他們照相;另有些人看他們練
功搖搖擺擺的樣子也不理解,覺得有失國體;還有當時公園正在
整修,很多聽課的人拿了附近的磚頭瓦塊坐著聽課,走時就不管
了,惹起公園工作人員的不滿,所以不讓他們在那裏練功。又因爲
教功時,許多人聚在一起,引起了公安人員的注意和干預,曾7次
傳訊郭老師,不讓她教功。還曾因此在單位被大會批,小會鬥,說
她不務正業,不讓她教功。但她一點也不動搖,毫不退縮,照樣去
教功。平時不能去就星期天去。她說,這是我的時間,我有權支
配。她說,我不能不去教功,好多病人在等著我呢!她堅信,自己的
氣功是造福人民的,她做的不是壞事。這種信念支持著她,鼓舞著
她。

當時,我對她搞氣功也不理解,也拉過她的後腿。1971年我正
在保定,經常與她通信。我說:“你是畫家,却到公園這麽搞,就像天
橋的把式,賣藝的一樣,多丟份兒啊!”她說:“哎,那可不一樣,我是
爲救人。我知道病人的痛苦。人在生死關頭對人生留戀的心情,沒
病的人是體會不到的。我的功能救人,爲什麽不去救呢?”她生前經
常說:做人要生得有意義,死得才有價值。我覺得郭老師這種精神
是很偉大的。

郭林氣功漸漸在社會上流傳,發展起來了。在20多年時間裏,
她從病號中培養了許多輔導員,現在仍遍布在北京各大公園教
功。全國各地,甚至海外也有不少郭老師的弟子。在多年的練功實
踐中,證明了郭林氣功在癌症病人的治療和康復中,在治療多種疑
難慢性病中發揮了奇效;證明了郭林氣功確實是治療癌症和慢性
疾病的一種既經濟、又有效、又易學的好方法。但郭老師也爲此付
出了自己全部精力,付出了自己的健康。她的脚凍壞了,那是因爲
大冬天她站在雪地裏講課凍壞的。她在最後幾年已經走不了行功,
只能練定步功了。但她仍不退縮,花了五百元錢買了一輛三輪車,
每天讓人蹬車送她去公園教功。她說,我的脚雖然凍壞了,但我無
憾。因爲我創立的功救了許多人,犧牲我一個,救了大家,值得!
郭林老師創立的新氣功,確實爲人民做了一件大好事,這是她
一開始沒有想到的。她的功理、功法也在20多年的教功實踐中逐
漸豐富、發展,完善起來。

郭老師不但對自己的氣功不懈地追求,她對周圍的病人、朋
友,也有一顆溫暖的心,特別樂于助人,幫人排憂解難。
她最早有一個學生叫楊新菊,現在陶然亭公園教功,紅斑狼
瘡患者。郭老師對她很是下了一些功夫。楊新菊1972年開始學
功,當時病很重,每天要服8~12片激素。就這樣有時還控制不了
病情,老發低燒。學了一段時間功後,因病經常反復,很痛苦,她都
想死,不想練了。郭老師知道後,只要她不來,不是派人去找她就
是親自去做她的工作。老師對她說:“你如果死了,剩下兩個孩子,
將來你愛人爲孩子再娶個後媽,孩子可該遭罪了。你發燒也要練,
我帶你練。”就這樣經過一段時間的鍛煉,她的病漸漸好轉了,慢
慢地藥也不吃了。現在楊新菊身體很好。

郭老師教功,不但不要錢,有時還自己掏腰包。

郭老師的另一個叫徐金生的學生,現在北京氣功研究會工
作。當時跟郭老師學功時生活很困難,收入很少,還有一老母親。
冬天練功只穿一雙單鞋。郭老師看見了就送給她棉衣、棉鞋。
還有一個叫具本藝的學員,是平頂山文工團舞蹈演員,乳腺
癌患者,當時生活也很困難。父親家在北京,房子很小,她沒地方
住。郭老師就把她叫到自己家來住,告訴她先看病再說。具本藝有
病需要營養,郭老師就讓我母親給她燉牛肉湯喝,讓她兩三天喝
一次。其實,當時我家的經濟情况也不是很好。

郭老師還有著豁達的胸懷。對某些爲他們治好病而又背叛自
己的人不去理論。曾有人爲阻止郭老師的《五禽戲》在電視臺播
出,就寫信到電視臺說老師有海外關係,是內奸,反黨反社會主
義,致使電視臺到她單位去調查;另一人曾到外地說《郭林新氣
功>這本書不是郭老師寫的,而是他寫的。因爲他當時挨鬥不能出
書才轉讓給郭老師的,以郭林的名義出版……對于這些肆意捏造
中傷誹謗攻擊,有些人知道後很氣憤,非讓郭老師與他們打官
司。可郭老師却說:哪有老師告學生的呀!再說他們不是也在爲人
民做好事嘛,他們不是也在救人嘛!算了,算了,他們能救幾個人
也很好嘛!

病人常說:郭老師心中只有病人,唯獨沒有自己。事實真是這
樣,就在她逝世的1984年,她還去外地教功6次。有一次她準備
和劉桂蘭一起去鄭州,那天得了急性腸炎,老去厠所。按說不能去
了,可快開車時,她說:“走,我不能不去,那麽多人等著我呢!”到
了鄭州,她怕我擔心,就叫劉桂蘭打電報給我,說她沒事了,其實
她還沒好。但她照樣教功,那裏的人誰也不知道這事。還有一次
去鄭州講課,回京時,省體委的同志送她到車站,遞給她600元講
課費,她用手摸了一下說:“好了,我摸了就算收下了,你們拿走
吧!我到鄭州來不是爲掙錢,而是爲了傳授我的氣功。”爲此事,省
體委還發了一份通報,號召大家向郭林老師學習,盛贊了她無私
奉獻的精神。

郭老師對家裏的親人也是一往情深的。

那是在她去世前幾天,在紫竹院公園與上海的學員聊天。她
說:“奶奶(即我的母親)對我很好,她把全部家務都承擔下來了。
如果沒有奶奶,我也救不了你們。”還說:“我一生最不放心的就是
林曉(因爲我自理能力很差,母親從小什麽也不讓我幹,把我慣壞
了,至今我也不會做飯),除此以外,我沒什麽牽挂了。”現在看來,
她當時已經意識到自己即將辭世,才說這些話的,因爲她平時很
少與別人談家常的,學員們也感到奇怪。

在1984年12月,也就是她去世前不久,廣東家鄉來人,邀請
她參加家鄉頤老院的落成典禮,因爲她是家鄉的名人。她說,我一
定要參加這個典禮,幷準備畫一張畫兒送給頤老院。爲此,她畫了
幾天。就在她發病的那天上午,她還趴在桌子上畫了四個小時,畫
完還親自蓋上章,這是晚年沒有的事。晚年因眼睛不好,每次畫完
畫,都是學生給蓋章,可這次她却自己蓋上了。在吃午飯的時候,
她就發覺雙手拿不住筷子,這才意識到不好,當別人把她扶到床
上,就昏迷了,嘴角流出了黑血,她只說了一句話:快去找劉大夫
……那天當我得知消息趕到家,她已被送到北京466空軍醫院。
到了醫院,她已處于高度昏迷。經過三天搶救無效,于1984年12
月14日中午12時15分去世,享年75歲。

郭老師的追悼會在八寶山小禮堂舉行。于大元同志主持追悼
會,郭老師單位的領導劉迅同志致悼詞。

郭林新氣功研究會爲郭老師修建了一座墓地。郭老師的家鄉
爲她建了一個由她生前友好、前僑聯主席張國基老先生題字的紀
念亭(她的家鄉共建了兩個紀念亭,一個是著名的導演鄭君裏的
紀念亭,一個就是郭林老師的紀念亭)。以後又由于大元、黃松笑、
葉强、孫鐸、上海郭林氣功學會等捐資在亭旁立了一塊石碑,碑文
記載了郭老師的生平。在郭老師逝世5周年時,我又帶了一些人參
加了郭林老師家鄉鄉政府爲她組織的紀念活動,幷參觀了她的故
居及紀念亭。

郭老師雖然離開我們10年了,但她L生不畏强權的硬骨頭
的精神;她對氣功事業不懈地追求精神;對廣大病患者的無私奉
獻精神;她在淫威面前不低頭,在挫折面前不氣餒,在成功面前不
驕傲,在金錢面前不動搖的崇高品質,是我們的光輝榜樣,是值得
我們永遠學習的!

至于說到對郭林老師的評價:我認爲她是中國氣功史上的一
顆明珠,她對中國氣功做出了巨大貢獻。她創立的新氣功是中國
氣功史上的一個新的里程碑。爲什麽這樣說呢?因爲郭林新氣功開
拓了氣功的一個新的領域——氣功治癌。這在她以前是沒有人公
開提出過的問題。

郭林老師是把中國古老氣功由單傳到大面積推向社會幷爲
廣大人民治病的帶頭人,70年代用氣功防癌治癌,郭老師是一位
最杰出的代表。她提出的中醫、西醫、氣功綜合治療,在廣大病員中
取得了非常好的療效,幷得到醫務界和氣功界的肯定和推廣。因
此,我說郭老師對中國氣功做出了巨大貢獻。可以說,她是氣功界
的楷模,是全體氣功界學習的榜樣。

在紀念郭林誕辰90周年之際,謹以此回憶,向與我風雨同舟
四十三個春秋的親密伴侶——郭林老師表示深深的敬意和無限
的懷念!


(轉載自: 郭林新氣功 治療功法 挖掘功法 中級功法)

 


 

 

 

Fast web site Counters
Web Counter
主頁 | 關於我們 | 康復資訊 | 郭林氣功介紹 | 課程 | 資訊架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