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olin qigong
首頁
功法功理
Fast web site Counters
瀏覽次數
 

郭林新氣功療法治癒癌症的科學機理 -周廣慶

英文版, 日文版


--氧氣和生物電把幼稚的癌細胞轉化為成熟的正常細胞--
周廣慶
輔助中西醫抗癌,決勝生命疆場。踏著郭林老師的足跡,運用新氣功療法向大自然呼喚和吸取能量,凝煉內在的生命力,戰勝癌魔, 奏響生命的樂章,創造生命的輝煌!

引 言
1976年,筆者的第二個姐姐因白血病住院一年去世,筆者第一次切身感受到癌症的兇惡性與恐怖性。1979年,筆者第一次在一份體育雜誌上看到郭林新氣功治療癌症的報導,當時想,要是早知道這一消息,那該多好啊!因為筆者的姐姐為了治療她自己的白血病找遍了醫書,並做下了大量的筆記,希望能夠找到攻克癌症的方法。可惜,她沒有找到,白血病奪去了她年僅17歲的生命。

1981年,筆者參加高考,在錄取體檢中發現患有嚴重的乙型肝炎病,高考因病落榜,住進了醫院。1982年上大學以後又在湖北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反復住院,接受了當時湖北省最好的治療條件,但越治越嚴重。1984年3月筆者給郭林老師寫信,郭林老師安排徐焉老師(真性紅細胞增多症)給筆者回信,安排筆者第二年到北京紫竹院學習。1985年暑假,筆者住在北京師範大學大學生宿舍,學習了一個假期的郭林新氣功,後堅持練功,到1991年完全治癒至今。在1985年暑假期間,由於郭林老師7個月前逝世,教筆者功法的是劉桂蘭老師(心臟病)、具本藝老師(乳腺癌)、徐焉老師(真性紅細胞增多症),期間見到了癌症患者高文彬(肺癌)老師、于大元(腸癌)老師、李守榮老師(胃癌,上海演員,當時和筆者一起在紫竹院學功)等,還有許多不知名字的癌症患者,記得有胃癌、腦癌、肝癌、淋巴癌等,這些癌症患者來自上海、無錫、新疆等全國各地。後據具本藝老師介紹,筆者所見到的這些大部分癌症患者長期堅持練功,依然健在。2003年,筆者在武漢植物園旁邊建立了“康普健生物科學研究所”專門檢驗郭林新氣功治癌效果,確定郭林新氣功治癒癌症是真實的、不可否認的。

2003至2005年在北京中國社會科學院做博士後期間,筆者與郭林老師的親傳弟子孫雲彩老師(乳腺癌,當時是北京抗癌樂園常務副園長,著名抗癌明星,中外電視臺報導很多,現旅居加拿大)和具本藝老師接觸非常多,並請他們查功和糾功。筆者和孫雲彩老師一起到詩人、作家柯岩老師家裡討論柯岩老師撰寫的《CA俱樂部》發行事宜,“CA”是“癌症”英文“Cancer”的簡稱,書中描寫一些癌症患者自發組織起來與癌症作殊死戰鬥。小說中柴禾的人物原型是高文彬,而麗月的人物原型就是孫雲彩老師。柯岩老師和孫雲彩老師熱烈地討論著這兩個人物原型怎樣進行文學演繹。柯岩老師此前發表了著名的《癌症≠死亡》,激勵過千千萬萬個癌症患者。當天見到了柯岩老師的丈夫、原文化部代部長、《白毛女》的作者賀敬之先生,賀敬之先生1991年患肺癌,他聽從夫人柯岩老師的勸告,每天堅持練郭林新氣功,至今健在。

2004年5月,在北京八一湖遇見了王富林老師,他告訴筆者,他患肺癌,一葉肺全部切除,以前走路喘氣,堅持練功後,可以把孫子從一樓抱到六樓也不喘氣。
2005年筆者到溫州醫學院拜訪了黃老師(乳腺癌),她是具本藝老師的弟子,長期堅持練功郭林新氣功,每次練功效果非常好,氣感強,滿口生津。屢次化險為夷,闖過難關,對郭林新氣功療法深信不疑。我們之間長期保持著聯繫和交流。

另外,每一年到北京,筆者都去看望郭林老師的丈夫林曉先生,瞭解郭林新氣功的發展狀況。2013年,筆者拜見了郭林老師的愛子林健先生和北京郭林新氣功研究會會長、郭林老師的親傳弟子王健老師,向王健老師請教一些功理功法問題。

2013年11月,筆者特地到北京中國地質大學拜訪博士導師沈今川教授,在沈今川教授設在中國地質大學的特異功能研究實驗室採訪了沈今川教授,瞭解特異功能的真實性問題和氣功治療癌症的可能性問題,得到沈今川教授的肯定答覆。沈今川教授拿出大量證據證明錢學森關於人體科學的論述是正確的。他特地拿出西方新出版的《Life Force:The Scietific Basis》(《生命力:科學的基礎》)英文原著說明西方科學借助生命科學在進行新的科學革命,並介紹了西方的“資訊醫學”、“量子醫學”、“能量醫學”的發展情況。

在環境嚴重污染的現時代,癌症已經是高發病、常見病。全球有4000多萬癌症患者,中國有1000多萬癌症患者,媒體報導僅2012年中國新增癌症患者350萬人,死亡250萬人。中國大陸已經有超過200個的癌症村。中國臺灣每四個人中就有一個人死於癌症,每年花費在癌症治療上的費用超過100億台幣,人均治療費用超過14萬台幣。我們一不經意就聽說左鄰右舍或親戚朋友被診斷患了癌症,而一旦被診斷患了癌症,就似乎被判了死刑,只不過存活時間長短而已。癌症在人們心中已經成為死亡的代名詞,所謂“十個癌症九個埋,剩下一個不是癌”。癌症已經是人類所有疾病中的頭號殺手。

在全球數千萬癌症患者中有一小部分癌症患者,他們不是躺在醫院的病床上等待癌症奪去最後的生命,而是在公園的綠蔭樹下操練一種特殊的氣功功法與癌症作鬥爭,這種特殊的氣功功法是43年(1971年)前,一位偉大的女畫家林妹姝,在用自己研創的這種特殊的氣功功法治好了自己的子宮癌以後,正式在北京向社會推出的,後人稱之為“郭林新氣功療法”,郭林弟子和再傳弟子們懷著十分崇敬的心情,尊稱她為“郭林老師”。時至今日,全球已有數百萬癌症患者練郭林新氣功,其中有難計其數的癌症病人用郭林新氣功療法奇跡般地治好了癌症。但用郭林新氣功療法治好癌症的人對於自己究竟怎樣治好癌症,往往是“語焉不詳”,他們只知道自己照著功法操練,糊裡糊塗、不知不覺地把癌症治好了。人們對郭林新氣功療法治癒癌症的奇效至今如同隔著紗窗看曉霧,迷迷糊糊,半信半疑,要麼以“玄妙”視之,覺得充滿了神秘,高不可攀;要麼以“玄虛”視之,覺得是騙人的把戲。因此,揭示郭林新氣功療法治癒癌症的科學奧秘和科學機理,在當今“癌恐怖”時代,是十分必要的。

下面筆者在大量接觸郭林新氣功療法練功人和郭林新氣功療法文獻資料的基礎上,結合筆者在武漢植物園的實驗及筆者本人長期練功、長期思考,談談筆者的理解。不當之處,敬請郭林新氣功同仁及醫學界專家批評指正。

一、 細胞缺氧導致癌症產生
人患癌症的原因是複雜的,有物理的因素、化學的因素,也有生物的因素、遺傳的因素,還有心理的因素、精神的因素,往往是多種因素耦合一起,共同致癌。儘管癌症起因複雜,秉性各異,但有一個共同特點:所有的癌症都是由細胞缺氧導致的。癌症的這個共同特點讓我們看到了治癒癌症的一線曙光。
為什麼細胞缺氧會導致癌症產生?這裡從細胞的呼吸方式說起。

1、細胞呼吸
人時時刻刻離不開呼吸,沒有呼吸,人無法生成,十分鐘不呼吸,人就會窒息而死。生物細胞像我們每一個人一樣,時時刻刻在進行呼吸,通過呼吸來維持細胞的生命,這在生物學上叫“細胞呼吸”(Cellular Respiration)。細胞呼吸是指生物的有機物在細胞內經過一系列的化合與分解,獲取能量和生成其他物質的過程,其作用有二:一是為細胞的生命活動提供能量;二是為細胞內其它物質的合成提供原料。我們每一個人依靠肺進行呼吸,細胞則依靠細胞線粒體內的電子呼吸鏈進行呼吸。

2、細胞無氧呼吸
細胞無氧呼吸是指細胞在沒有氧氣參與情況下通過糖酵解(Glycolysis,簡稱Gly)分解葡萄糖,生成丙酮酸和ATP( Adenosine Triphosphate)能量的過程。細胞無氧呼吸,即糖酵解,是細胞最古老、最原始的呼吸方式,其最大特點是,在細胞呼吸過程中,不需要氧氣參與。無氧呼吸是古細胞在缺少氧氣的條件下為適應缺氧環境所採用的呼吸方式,這種呼吸方式與早期地球大氣中充滿甲烷、氫、氨、水、二氧化碳等,但缺少氧氣是一致的。無氧呼吸的效率十分低下,在能量獲取方面只能把1個葡萄糖分子轉化成2個ATP能量。因此,無氧呼吸是細胞的低級呼吸方式。古生物細胞只能進行無氧呼吸,表明其生命尚處於低級形態。

3、細胞有氧呼吸
隨著地球植物的出現特別是森林的出現,地球大氣中的二氧化碳被植物固定在植物內,同時釋放出大量的氧氣,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減少,而氧氣增多,地球生物開始進化出一種利用氧氣獲取更多能量的高效方式。氧是空氣中化學性質比較活躍的元素,大部分化學元素都能與氧反應,生成氧化物。特別是,幾乎所有的有機化合物,都可以在氧氣中燃燒,生成二氧化碳與水。當地球空氣中氧氣增多以後,地球生物利用氧氣比較活躍的特性,進行有氧反應獲取能量,進化到有氧呼吸階段。有氧呼吸是指細胞在氧氣參與情況下通過糖酵解、三羧酸迴圈(Tricarboxylic Acid Cycle)、氧化磷酸化(Oxidative Phosphorylation)三個步驟將葡萄糖分解成水、二氧化碳和ATP能量的過程。有氧呼吸與無氧呼吸相比,要依次經過糖酵解、三羧酸迴圈、氧化磷酸化三個階段,而無氧呼吸只停留在第一個糖酵解階段上。與無氧呼吸相比,有氧呼吸是一種獲取能量的高效方式,可以將1葡萄糖分子轉化成38個ATP能量,是細胞無氧呼吸獲取能量的19倍。有氧呼吸與無氧呼吸相比,是細胞的一種更高層次和更高效率的呼吸方式。有氧呼吸細胞的出現,標誌著地球生物進化到一種高級生命形態,這為高等生物的出現和人類的誕生創造了前提條件。
在氧氣充足條件下,細胞優先採用有氧呼吸,無氧呼吸受到抑制。在人體正常情況下,細胞90%的ATP能量來源於有氧呼吸,僅有10%的ATP能量來源於無氧呼吸。無氧呼吸作為一種輔助呼吸形式被生物細胞保留下來,在氧氣充足時潛藏於細胞內以備後用,在氧氣不足時臨時啟動,用於缺氧狀態下開闢一條新的能量獲取途徑以維持細胞的生命。

4、癌細胞產生:正常細胞因缺氧從有氧呼吸切換到無氧呼吸
細胞進行有氧呼吸的場所是線粒體,線粒體是細胞的呼吸器,是細胞內物質氧化的中心和ATP能量產生的供應站,被稱為“細胞動力工廠”(Cell Power House)。細胞線粒體內有一系列氧化還原酶,按一定排列順序傳遞電子,生物化學上稱之為“呼吸鏈”(Respiratory Chain),又稱“電子傳遞鏈”(Electron Transport Chain),其功能是進行細胞電子傳遞,把氫原子的電子和質子傳輸到呼吸鏈的末端與氧化合,獲取ATP能量。德國生物學家奧托•海因裡希•瓦爾堡博士(Otto Heinrich Warburg)在研究細胞呼吸時發現,當細胞缺氧或者線粒體功能受損導致電子傳遞鏈障礙時,細胞呼吸被迫停留在糖酵解上,後續的三羧酸迴圈和氧化磷酸化兩個有氧呼吸步驟被關閉掉。缺氧使大部分細胞死亡,餘下的生命力頑強的細胞把呼吸方式從高效的有氧呼吸切換到低效的無氧呼吸上。這些在缺氧環境下倖存的細胞最初只是把無氧呼吸作為臨時措施應付緊急需要,但以後的長期缺氧使這種臨時措施演變成一種正式途徑,被細胞固定下來,相應地,這些採用低級低效的無氧呼吸細胞就退化為低級的、幼稚的細胞形態,即癌細胞。癌細胞通過從有氧呼吸切換到無氧呼吸,重新建立了新陳代謝通路,適應了惡劣的缺氧環境,得以保持生命,頑強生存下去。瓦爾堡博士經過研究後發現,正常細胞只有在缺氧的情況下才啟動無氧呼吸,而癌細胞即使在不缺氧的情況下也以無氧呼吸為主,這說明癌細胞已經退化為低級細胞,即我們常說的幼稚細胞。瓦爾堡博士說“癌症,高於其他一切疾病,有不計其數的起因。但是引起癌症的關鍵因素,只有一個原發性的致病起因。簡而言之,癌症原發性致病起因就是正常細胞的氧氣呼吸的替換作用引起了糖的發酵。”他認為,細胞因缺氧從有氧呼吸被迫切換到無氧呼吸,用糖酵解獲取能量,引起體內糖發酵,產生一系列連鎖反應,改變了人體體征和細胞生存方式,是引起癌症的主因。他因此於1931年獲得了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繼瓦爾堡博士的研究之後,醫學界圍繞著缺氧是癌症產生的原因還是癌症產生的結果展開了長期爭論。經過八十多年的後續研究,人們越來越傾向於缺氧是癌症產生的原因而不是癌症產生的結果。美國喬治亞大學對腎癌,肝癌,肺癌,卵巢癌,胰腺癌及胃癌等七種癌症研究後發現,細胞長期缺氧是正常細胞轉變為癌細胞的關鍵所在,細胞內低氧水準導致線粒體內氧化磷酸化中斷,氧化磷酸化是細胞獲取能量的高效途徑,在失去這一高效途徑以後,細胞不得不轉而求助於低效率的糖酵解獲得ATP能量,這一轉變遂把高級的、完善的、成熟的細胞演變成低級的、幼稚的、不成熟的癌細胞。喬治亞大學得出的結論是:細胞內的低氧水準是導致癌症發生和不可控制的首要因素。

二、郭林新氣功改變癌細胞缺氧狀況,為癌細胞從無氧呼吸切換到有氧呼吸創造條件
癌細胞是正常細胞因缺氧而導致的,那麼,反過來,能否通過改變癌細胞缺氧狀況,給癌細胞提供充足的氧氣,把癌細胞重新轉變成正常細胞呢?在實驗室進行癌細胞培養時,如果給癌細胞加氧,形成高壓氧環境,癌細胞培養不好。但如果給癌細胞增加二氧化碳氣體,癌細胞就培養得很好。這說明癌細胞喜歡二氧化碳,厭惡氧氣,是厭氧細胞。瓦爾堡博士通過研究發現,氧氣供應減少35%並達到48小時,正常細胞就開始出現轉化為癌細胞的跡象,氧氣供應繼續減少60%並達到48小時,正常細胞癌變就會正式產生。他在實驗室裡演示了正常細胞轉化為癌細胞的過程。當他給癌細胞提供充足的氧氣時,癌細胞的生長受到抑制,如果長時期給癌細胞提供充足的氧氣,可以終止癌細胞生長。
儘管西醫已經弄清楚了癌細胞是缺氧所致,但西醫無法大量使用氧氣對癌症進行治療,現在唯一可以使用的治療手段是高壓氧治療,但高壓氧治療會導致氣壓傷、氧中毒以及減壓病等,體內出血、高血壓、呼吸系統癌症等都不適合高壓氧治療。

郭林新氣功風呼吸法行功呼吸的是大自然中的自然氧,克服了高壓氧的缺陷,無任何毒副作用,在改善癌細胞的缺氧狀況的同時,直接抑制了癌細胞生長。

1、大量吸入氧氣和負氧離子,提高癌細胞供氧量
郭林新氣功在草木豐盛、空氣新鮮的地方通過吸吸呼呼,吸進大量的自然氧,提高了人體血液裡的氧氣含量,給癌細胞和正常細胞提供大量氧氣。在大量吸進自然氧的同時,也大量吸進了空氣中的負氧離子。負氧離子被譽為“空氣維生素”、“長壽素”,能夠促進新陳代謝,降低血壓、增強免疫力。
運動醫學證明,人體進行有氧運動,吸進的氧氣量可以是安靜狀態下呼吸量的8倍。郭林老師設計的風呼吸法是一種專門提高吸氧效率的“吸氧功”。特別是行功中的快功和特快功,吸進的氧氣可以達到安靜狀態下吸氧量的20倍以上,練功時間越長,吸進的氧氣量越多。大量吸進氧氣和負氧離子改善了機體的含氧量,既啟動了正常細胞的生化功能,也直接抑制了癌細胞的生長。

2、打通毛細血管,提高癌細胞供氧量
人體內患癌症的部位,一定是血液在局部的微循環流動不暢的部位。微循環的主體部分是網狀毛細血管,網狀毛細血管與微動脈和微靜脈一起構成微循環。毛細血管是連接最小動脈和最小靜脈的血管,是極細微的血管,管徑平均只有6~9μm,不到頭髮絲的1/10,僅能容納1個紅細胞通過。微循環裡的血液不是靠心臟搏動來推動血液流動,而是通過血管裡的交感神經和體液化學成分刺激血管平滑肌形成舒縮運動來調節毛細血管裡的血流量和血流速度。因此,微循環有“第二心臟”之稱。血液在毛細血管中的流動速度只有動脈血管的1/60-1/100。如此之慢的血流速度和僅能通過1個紅細胞的狹窄通道,很容易堵塞和閉塞,造成中醫所說的“氣滯血瘀”。加快毛細血管裡血液的運動速度主要依靠機體運動,運動是具有“第二心臟”之稱的微循環的起搏器和加速器。所以,中國華佗說:“人體欲得勞動,但不當使極耳。動搖則穀氣得消,血脈流通,病不得生。譬如戶樞之不朽也。”
微循環是血液與細胞之間進行物質交換的場所,血液通過微循環把氧氣和營養物質帶給細胞,同時通過微循環把二氧化碳和代謝廢物排泄出去。據研究,人體的毛細血管每1立方釐米達到3000多條,單根毛細血管排列起來,總長度可達到10萬公里以上,平時只開放1/3的毛細血管,就能基本滿足人體的需求,如果人體裡毛細血管全部開放,可以充分滿足人體所需的血液、氧氣和營養物質。
郭林新氣功風呼吸法行功是一種序化的、有節律的柔體運動,每一個細節的設計都利於打通堵塞和閉塞的毛細血管,從而提高癌細胞的氣氧量。郭林新氣功風呼吸法行功中的放鬆、入靜、行走、腳蹺、手摸、頭擺、吸吸呼及“圓、軟、遠”等,無一不對打通堵塞和閉塞的毛細血管起著促進作用。

3、改變酸性體征,提高癌細胞供氧量
2006年日本京都大學教授山中伸彌(Shinya Yamanaka)利用“巴爾普羅酸”( Barr General Acid)促進細胞核重新程式設計,2012年他因此與英國生物學家約翰•格登(John Gurdon)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2014年1月30日,英國《自然》雜誌發表了日本年輕女學者小保方晴子(Haruko Obokata)的論文,小保方晴子的研究團隊採用一種簡單的方法讓成熟細胞重新返回幼稚細胞。其方法是將實驗鼠已分化的淋巴球體細胞在酸性溶液中浸泡25分鐘,相當於給淋巴球體細胞洗個酸水澡,然後返回正常條件培養,一周後,只有大約20%的細胞存活下來,其中30%的細胞變成誘導性多功能幹細胞(Induced Pluripotent Stem Cells,IPS)。這說明,酸性環境對大部分細胞而言是致命的,但對少部分細胞而言,則是引發基因突變的契機。日本山中伸彌和小保方晴子的實驗證明酸性環境可以造就幼稚細胞,從另一個側面證明,癌細胞產生於人體酸性環境,原因是,癌細胞也是幼稚細胞。

為什麼酸性體質可以導致人體細胞中的基因突變或密碼程式重新編寫呢?原因是,細胞中DNA雙螺旋鏈由許許多多的堿基對(Base Pair)組成,堿基對就是雙螺旋鏈中兩兩配對的堿基,堿基的排列順序就是遺傳密碼程式。人體上百萬億個細胞,每個細胞中的DNA密碼含有30億個堿基對,DNA所攜帶的密碼資訊由這些堿基對的化學密碼寫成。當人體處於酸性狀態時,由於酸遇上堿以後會產生中和反應,奪取DNA密碼上的堿基對電子,破壞細胞的基因結構,引起基因變異或突變。這就是日本山中伸彌和小保方晴子利用酸性溶液把正常細胞演變成誘導性多功能幹細胞的奧秘所在,也是酸性體質導致人體患病乃至癌變的原因所在。

路易士酸鹼理論(The lewis Electronic Theory of Acid and Alkali)認為,凡是從外物中獲取電子對的物質就是酸性物質,凡是給外物提供電子對的物質就是鹼性物質。酸性體質對細胞不利,是因為酸會從細胞裡的堿基中奪去電子,對細胞堿基具有破壞作用。世界著名醫學專家蓧原秀隆博士和美國醫學家諾貝爾獎獲得者雷翁教授都認為:酸性體質是人體百病之源。日本著名醫學專家柳澤文正博士曾經做過一個實驗,對100個癌症患者進行血液PH值檢查,結果是全部呈酸性。臺北榮民總醫院邱仁輝教授研究了600個癌症患者,結果85%是酸性體質。據我國著名腫瘤專家孫革新教授介紹:在酸性體質下癌細胞極易生長與擴散,酸性體質不改變,癌細胞生長將會生生不息。

癌細胞喜歡酸性環境,經測定,其周圍的PH值為6.85~6.95,是偏酸性的,而人體正常的PH值維持在7.35-7.45,平均約為7.41,屬於弱鹼性。酸堿分界線的PH值為7,在人體偏酸性的情況下,經測定,PH值每降低0.1,胰島素的活性降低30%。可見人體酸性環境對人體功能的不利影響。。

實驗室研究發現,細胞培養液中PH值達到弱鹼性7.4時,癌細胞開始處於休眠狀態,PH值達到較強鹼性8.5時,正常細胞依然保持活力,而癌細胞開始死亡。PH值從7.4上升到8.5時,意味著血液和體液裡氧和氫氧根離子含量發生了巨大變化,提升了11倍。癌細胞在氧和氫氧根離子提高11倍時開始死亡,正說明氧氣和鹼性環境是癌細胞的剋星。
癌細胞厭惡鹼性環境,但卻喜歡酸性環境,這在醫學上已經是定論,被無數的實驗所證實。那麼,癌細胞的酸性環境是怎樣形成的呢?

經研究,癌細胞的酸性環境是缺氧導致的。細胞因缺氧被迫採用無氧呼吸即糖酵解方式獲取能量,糖酵解生成丙酮酸,丙酮酸與氫離子結合就生成乳酸,乳酸增多,導致人體酸性體質產生,酸性體質會惡化體內環境,形成醫學上所說的“酸中毒”, 酸中毒使機體缺氧狀況進一步加劇。缺氧和酸中毒,如同一枚硬幣的正反兩面,有了其中一面,必然有另一面,只要細胞缺氧,必然導致酸中毒;反之,只要細胞酸中毒,必然導致缺氧。郭林新氣功風呼吸法行功以大量吸氧為切入點,通過提高身體含氧量來提高體液的鹼性,降低體液的酸性,使癌細胞周圍的酸性環境消除掉,並轉變為鹼性環境,從而抑制癌細胞增長。
總之,郭林新氣功中風呼吸法行功是一種高效率的有氧運動和有序運動,特別是風呼吸法中的快功和特快功,能夠直接大量吸進氧氣和負氧離子,使微循環通暢,打開供氧通路,能夠改變人體酸性體征,以便保持健康的鹼性體征,提高機體含氧量。這些都能改變癌細胞的缺氧狀況,讓癌細胞回到正常的有氧呼吸狀態,為治癒癌症創造條件。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郭林新氣功風呼吸法行功的吸氧效果和輸氧效果同練功中的放鬆和入靜程度成正比,一旦進入氣功狀態以後,效果會大幅度提升,獲得能量躍遷。這一點值得練功者重視。

三、郭林新氣功根治癌症的科學機理:生物電把幼稚的癌細胞轉化為成熟的正常細胞
郭林新氣功可以治癒癌症,這已經被郭林老師(子宮癌)及其親傳弟子具本藝(乳腺癌)、高文彬(肺癌)、唐伶俐(腦癌)、徐焉(真性紅細胞增多症)、於大元(腸癌)、龔麗雲(結腸癌)、孫雲彩(乳腺癌)、何開芳(子宮癌)等及再傳弟子楊增和(唇癌)、袁正平(淋巴癌)、李守榮(胃癌)、趙繼鋒(腸癌)、張豔坤(乳腺癌)、桂中矗(肝癌)等所證實,也被千千萬萬個癌症患者的治療效果所證實,成為不容置疑的鐵的事實。但對郭林新氣功治癒癌症的科學奧秘和科學機理還不清楚,目前還處於說不清楚道不明的“唯象科學”階段。筆者經過近三十年的調查、觀察、思考及研究,得出的結論是:郭林新氣功能夠治癒癌症的科學奧秘和科學機理在於:生物電把幼稚的癌細胞轉化為成熟的正常細胞。

1、癌細胞是幼稚細胞(Immature Cells),是“壞孩子”
癌細胞是在外部環境的干擾破壞下正常細胞內部分化受阻而形成的一種不成熟、不完善的幼稚新細胞,這在醫學界已經是定論。把正常細胞與癌細胞進行對比,可以從以下四個方面判斷癌細胞是幼稚細胞。
一是正常細胞從低級階段向高級階段分化,最後成為完全成熟的細胞後會停止分化。以紅細胞為例,其從低級階段向高級階段分化的過程是:紅細胞系定向幹細胞→原紅細胞→早幼紅細胞→中幼紅細胞→晚幼紅細胞→網織紅細胞→成熟紅細胞,到了晚幼紅細胞階段,紅細胞就不再分裂,到成熟紅細胞的末期開始死亡,總共大約120天左右。正常細胞就按照這個程式,有規律地一步一步向前分化,直至完全成熟和死亡為止。但癌細胞在分化方面卻原地踏步,不繼續向前推進,始終停留在低級階段,即停留在幼稚細胞階段。
二是正常細胞有生命週期,壽命是限定的,但癌細胞能無限增殖,成為“不死”的永生細胞。1951年從美國一位名叫Henrietta Lacks的黑人婦女的宮頸癌中分離出來的癌細胞,被稱為”海拉癌細胞系”(HeLa Cells),至今仍在世界許多實驗室中繼續分裂、增值,被廣泛運用於癌症研究中。永遠長不大和永葆活力,是癌細胞幼稚性的一種表現形式。
三是正常細胞有邊界,接觸其他細胞後會停止生長,具有接觸性抑制特性,癌細胞卻沒有邊界意識,相互接觸之後繼續瘋狂增殖,體外培養時會呈現出無序堆積狀。癌細胞沒有邊界意識,到處轉移,惡性增殖。這是癌細胞幼稚性的又一表現形式。
總之,癌細胞是幼稚細胞,不能接受人體控制因數所發出的控制資訊,無限複製,到處亂竄,就像一個不成熟的小孩子一樣,不聽話,不守規矩,既不能執行正常細胞的生化功能,又摧毀人體正常組織,導致人體死亡。
有的醫學學者形象比喻癌細胞為“壞孩子”,而把正常細胞比喻為“好孩子”,在醫學界有“好孩子壞孩子”理論。數十億、百億癌細胞組成的腫瘤,就像許許多多的壞孩子結幫形成“黑社會組織”一樣,對人體正常機體構成威脅。癌細胞被稱為“壞孩子”主要指癌細胞不成熟,越不成熟,即越幼稚的癌細胞,分化能力越強,其毒性越大。“好孩子壞孩子”理論,告訴我們,癌細胞是可逆的。如果有一種方法,可以把“壞孩子”調教成“好孩子”,幼稚的癌細胞就變成了成熟的正常細胞。

2、郭林新氣功治癒癌症的科學機理:生物電把幼稚的癌細胞轉化為成熟的正常細胞
正常細胞可以逆轉回去,演變成癌細胞,那麼,癌細胞可不可以再次逆轉回來,演變成正常細胞呢?正常細胞癌化,是細胞自身固有的屬性,癌細胞正常化,是否也是細胞自身固有的屬性?大量事實證明,細胞像鐘擺一樣,可以“從良”,也可以“從惡”,“從良”還是“從惡”,取決於細胞分裂過程中的環境因素。也就是說,幼稚的癌細胞“棄惡從善”,轉變成成熟的正常細胞,是完全可能的。這種觀點受到歷史上和現實中的經驗事實所支持,典型的證據是癌症自愈現象。
癌症患者的腫瘤自然消退,不治而愈,這種例子在醫學文獻記載中超過1000多例。其中,有發熱性疾病導致腫瘤自然消退;有致癌因素去除後而腫瘤自然消退;也有精神轉移和放鬆而腫瘤自然消退;有內分泌變化(如懷孕)而腫瘤自然消退;在中國,更多的例子是練郭林新氣功而腫瘤自然消退。美國泛美癌症治療中心古維﹒普拉特博士甚至認為,約有10%的癌症患者腫瘤會自然消退。美國癌症協會對200例癌症患者腫瘤自然消退進行研究,得出的結論是:人體免疫力的增強是癌症自然消退的根本原因。不管古維﹒普拉特博士和美國癌症協會的結論是否正確,但完全承認癌症患者腫瘤自然消退是客觀事實。癌症自愈,說明人體存在一種內在的自愈力,也說明幼稚的癌細胞可以重新逆轉回來,成為成熟的正常細胞。這一點啟示我們:癌細胞是可逆的,癌症可以通過人體自身的力量給予戰勝。現在,醫學界有一種“誘導分化治療法”(Induced Differentiation Therapy),專門研究應用某些化學物質使不成熟的惡性細胞向成熟方向分化,轉變成正常細胞,取得了一些進展。筆者認為,人體裡的惡性腫瘤細胞、良性腫瘤細胞、正常細胞都屬於人體細胞,三者之間的關係就如同霧、雲、雨之間的關係,霧、雲、雨都由水分子組成,雖然在不同的條件下表現不一樣,但本質上是一種東西,可以相互逆轉。
筆者對癌症的治療方法進行了三十多年尋找和思考,得出的結論是:郭林新氣功是迄今為止人類所能找到的最自然的治癌方法、最無害的治癌方法、最有效的治癌方法,奧秘在於,郭林新氣功通過科學的練功方法調動人體生物電,利用生物電把幼稚的癌細胞轉化為成熟的正常細胞,癌症患者在不知不覺和毫無痛苦的情況下,癌症腫瘤不治而愈,不翼而飛 。
第一,郭林新氣功啟動並調動生物電( Bioelectricity)。生物電就是練功家所說的“內氣”,“內氣”還包括生物磁和生物場,電、磁、場三者是有機統一體,可以相互轉化。生物電是生物體在生命活動過程中細胞內和細胞間的帶電離子形成的生物電子和電流。細胞離開生物電無法進行正常的生化反應和進行正常的新陳代謝。郭林新氣功主要從四個方面啟動並調動生物電:

一是群體抗癌,癌症患者獲得心理治療和精神慰藉。郭林新氣功療法治療癌症是從對癌症患者進行心理治療和精神慰藉開始的。郭林老師稱之為“樹立三心”,即樹立信心、決心、恒心。癌症患者在恐癌心理作用下,處於心理崩潰和精神絕望邊緣,不改變這種狀況,“內氣”即生物電是無法啟動和調動起來的。郭林新氣功療法從1971年公開走向社會開始,走的是群體抗癌之路。從郭林老師開始,都是一個個戰勝癌症的癌症患者擔當教師,他們本身就是一個個成功案例,非常具有說服力,容易說服癌症患者放棄對癌症的恐懼,首先樹立正確的態度和戰勝癌症的信心,然後再樹立練功治癌的決心和恒心,以樂觀的心態與癌症抗爭。這是郭林新氣功療法調動癌症患者生物電的前奏曲。

二是整體療法,全面改善身體機能,提高免疫力,增強生活信心。越來越多的科學研究證明,癌症不是一種局部疾病,而是整體疾病在局部的表現。郭林新氣功療法在功法設計上從整體治療著手,不針對局部進行治療。比如,對待癌症腫瘤,郭林老師一再強調不要去想它,不要去管它,更不要去觸動它,這同西醫的手術和放療直接對準腫瘤下手是不同的。整體療法有利於全面改善身體機能,提高免疫力,最明顯的表現是,癌症患者只需經過數周的練功就可以大大改善飲食和睡眠,體力也開始增強,長期堅持練功就可以吃得香,睡得甜,感冒較少發生,精神狀態良好,為啟動和調動生物電打下基礎。

三是郭林風呼吸法行功可以大量吸進氧氣和負氧離子,提高細胞有氧呼吸效率,加快新陳代謝速度,排出細胞、血液、體液裡的代謝廢物和有害毒物,對細胞、血液、體液都起著清潔和淨化作用,為啟動生物電和生物電有序運行創造條件。

四是在郭林風呼吸法行功大量吸進氧氣和負氧離子、啟動人體生物電的基礎上,郭林新氣功中的升降開合功、松揉小棍功、頭部按摩功、湧泉穴按摩功等功法中的每一個細節都幫助癌症患者放鬆、安靜下來,對打開關閉的穴位和開通生物電運行路徑起著促進作用,有利於進一步調動和啟動人體生物電。例如行功中的高蹺腳尖、腳跟著地、腳掌放平,在身體放鬆和腿腳放鬆情況下每走一步,地面對足底的刺激就有類似按摩、推拿的作用,給神經末梢提供刺激信號,並把信號迅速傳入內臟器官和大腦皮層,調節中樞神經、植物神經系統和內分泌系統,有利於調動和啟動人體生物電。

第二,生物電把幼稚的癌細胞轉化為成熟的正常細胞。已經調動和啟動起來的生物電,隨著郭林風呼吸法行功中手腳按節律進行有序運動,形成有序運行的生物電流,生物電流啟動並連接癌細胞內的電子呼吸鏈,啟動有氧呼吸,癌細胞進一步分化的通路被打開,開始向正常細胞的方向逆轉。在啟動並連接癌細胞內的電子呼吸鏈過程中,自由基發揮了有益的媒介作用,主要是將氧氣和負氧離子中的活性電子傳遞到線粒體內。線粒體是細胞的氧化蓄電池,生物電來源於線粒體內的氧化反應。當自由基把氧氣和負氧離子中的活性電子傳遞到線粒體內以後,就直接啟動了線粒體內的氧化反應,使癌細胞由無氧呼吸切換到有氧呼吸,從而為癌細胞由幼稚細胞轉化為成熟細胞創造了條件。

有什麼證據證明練郭林新氣功所產生的生物電能夠把幼稚的癌細胞轉化為成熟的正常細胞?直接的科學證據目前確實沒有,有待於以後進行深入研究,給予補充,但有一些間接的證據可以給我們提供一些資訊和線索。

一是在癌症腫瘤縮小過程中沒有新的炎症或化膿現象伴隨。癌症患者通過練功,癌症腫瘤在逐漸縮小的過程中,腫瘤周圍的炎症沒有進一步加劇,也沒有化膿現象伴隨,這一點提示我們,腫瘤縮小不是體內的免疫系統對癌細胞採用消滅措施的結果。假如體內的免疫系統比如巨噬細胞對癌細胞採用消滅措施,巨噬細胞吞噬了癌細胞,那麼,巨噬細胞也會死亡,將會導致癌症腫瘤周圍的炎症加劇,並導致化膿出現。但是通過郭林新氣功療法治療癌症,只見腫瘤縮小,不見腫瘤周圍炎症加劇和化膿現象出現。1911年,德國生物學家Otto Aichel提出:癌細胞和巨噬細胞一類的白細胞能夠相互融合。自Otto Aichel之後,不少科學家一直在研究癌細胞和巨噬細胞的融合問題。2009年8月21日《生物研究網》(Bloonnews)刊登了一篇《巨噬細胞可幫助癌細胞轉移》的文章,研究人員發現:巨噬細胞能在腫瘤原發位點促進腫瘤發展和惡化,還能促進轉移後的腫瘤細胞生長。也就是說,巨噬細胞不僅不幫助身體進行免疫,消滅癌細胞,反而助紂為虐,幫助癌細胞發展壯大和轉移到新地方。2013年12月15日,美國細胞生物學會年會上呈送的一份研究報告稱:在某些情況下,癌細胞與巨噬細胞融合,有可能變得更具危害性。為什麼科學家們研究癌細胞和巨噬細胞的融合問題?原因是,假如說巨噬細胞對癌細胞具有免疫力,也就是說巨噬細胞對癌細胞採取消滅措施,那麼,癌細胞在還沒有來得及壯大之前就被巨噬細胞剿殺了,癌症就不是一種可怕的疾病。正因為巨噬細胞沒有對癌細胞採取剿殺手段,癌細胞才一路綠燈,不斷發展壯大,直到把人體器官破壞到不能正常發揮功能時才會被人發現。

二是在應用郭林新氣功療法治療癌症的過程中會出現“睡癌”現象。“睡癌”是郭林新氣功練功者中流行的一個獨特術語,意思是通過練功,使癌症腫塊不再繼續長大,從外表上看,要麼腫塊體積保持變,要麼雖然有所縮小,但縮小很少、很慢,給人一種看上去癌症腫塊處於睡眠或休眠的感覺。“睡癌”的出現,說明郭林新氣功療法治療癌症,不是採用消滅癌細胞的方法來治療癌症,而是採用轉化的方法使癌細胞“改邪歸正”。當癌細胞的分裂和增殖速度與練功調動的生物電轉化癌細胞的速度旗鼓相當時,新增的癌細胞數量與被轉化為正常細胞的數量大致相等,就會給人一種“睡癌”的錯覺。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在大量的郭林新氣功練功者中出現一種普遍的現象:癌症腫塊的大小變化與練功的功效和功時成反比例。當癌症患者加大練功量和延長練功時間,並且自我感覺練功效果比較好時,癌症腫瘤縮小的速度快,但當癌症患者減少練功量和縮短練功時間,並且自我感覺練功效果比較差時,癌症腫塊縮小的速度慢,甚至會重新長大。筆者在採訪一些癌症患者和郭林新氣功療法老師時,常常聽到他們講述這種情況。

三是癌症腫瘤消失以後,不留任何痕跡。嚴重的慢性肝炎、肺結核等疾病治癒後會留下鈣化點、纖維組織增生等痕跡,就像我們皮膚的傷口留下疤痕一樣。但癌症腫塊消失以後,往往在患癌部位不留任何痕跡。筆者在武漢植物園進行郭林新氣功療法治療癌症的實驗時,出現了這樣以致情況:筆者的一位學生的父親患食道癌,在武漢協和醫院腫瘤中心住院進行放射治療,當時的食道腫瘤為8cm,出院後直接到武漢植物園練郭林新氣功,一年後在其家鄉宜城市醫院檢查,腫瘤完全消失,也沒有留下什麼痕跡,以致醫生問病人是不是以前診斷錯了?許多採用郭林新氣功療法治療癌症的患者在腫瘤消失後到醫院檢查,由於沒有留下什麼痕跡,醫生產生類似的疑問。

四是前文中所說的“癌症自愈”現象。癌症腫瘤自然消失,是癌細胞“改邪歸正”的典型現象,在腫瘤消失過程中,沒有免疫細胞和消滅癌細胞的“戰鬥”痕跡。癌細胞的消失是在悄無聲息中進行的。練習郭林新氣功治療癌症, “癌症自愈”現象更是不勝枚舉。
第三,生物電所產生的磁力線和電位差對癌細胞具有感召作用和牽引作用。在操練郭林新氣功風呼吸法行功時腿腳按節律向前邁進和手臂按節律左右弧線擺動,不斷改變人體磁場和磁力線,形成電位差,對癌細胞具有感召作用和牽引作用。1981年,美國休斯頓安德森醫院腫瘤研究所雷久南博士在給柯岩老師的信中言:“腫瘤的生物電不同于正常細胞組織,我們的工作發現腫瘤的電位總比正常低,例如肝癌,癌的部位是副電位,像個電池一樣,這種電位差別可以理解它之所以能爭取營養,不停地生長。有文獻報導,如果用正電治療,可以消滅腫瘤(動物身上的實驗)。練氣功的人能放出一種磁或靜電(場能),這也說明氣功治癌是有科學根據的。”郭林新氣功風呼吸法行功每走一步路,每左右擺動一次手臂,體內磁場、磁力線、電位差都會得到改變,練功者在放鬆安靜狀態下練功時對自己體內的這種改變可以有明顯的感覺。而體內磁場、磁力線、電位差的每一次改變都感召和牽引著癌細胞向正常細胞方向轉化。特別是當練功者在放鬆入靜狀態下進入到練功家所說的“氣功態”情況下,強大的“內氣”即生物電形成強大的生物電流,對處於負電位的腫瘤細胞群給予電擊般的衝擊,對喚醒癌細胞向正常細胞方向轉化,能起到更快捷、更有效的作用。

第四,生物電借助吐音功法所產生的聲波向癌細胞進行“攻擊”。吐音功法是郭林新氣功療法攻克癌症的殺手鐧,是郭林新氣功療法攻克癌症腫塊中最頑固的腫瘤幹細胞的定向導彈。凡是練過吐音功法的癌症患者都可以感覺到,在放鬆入靜和“內氣”即生物電充沛情況下做吐音功法,有電流“衝擊”癌症腫瘤部位的感覺。所以,吐音功法在郭林新氣功療法中屬於中高級功範疇,能夠做好吐音功法的人,癌症的治療效果一定很好。練功中產生的生物電借助吐音功法產生的聲波對癌細胞的“衝擊”甚至“閃擊”,不是將癌細胞殺死和消滅,而是將癌細胞通電、歸位、啟動、喚醒。由於癌細胞是幼稚細胞,與正常細胞經過億萬年的進化相比具有生命的脆弱性,癌細胞與癌細胞之間的結合很鬆散,與正常的細胞組織之間也很鬆散,僅僅是正常細胞組織上面的寄生物,當強大的生物電借助聲波衝擊癌細胞時,幼稚的癌細胞可能承受不了,從正常細胞組織上脫落下來。一位在襄陽公園練郭林新氣功吐音功法的肺癌患者,在練習吐音功法時,從口腔中吐出一團血肉,到醫院以檢查,肺葉上的腫瘤不見了,這說明吐出的一塊血肉就是原來肺葉上的癌症腫瘤。溫州醫學院的黃老師也告訴筆者,溫州的一位肺癌患者也發生了同樣情況,在練習吐音功法時,從口腔中吐出一團血肉,此人練功效果非常好,已經正常工作和正常生活。新浪博客中“愛友康復營的博客”發表了上海王乃慈老先生(1930年生,胃癌)的文章《吐音功咳出來脫落的癌細胞——談談郭林氣功的神奇功效》(下)有這樣一段記載:“連雲港有位商業學校校長叫張海清,患肺癌不能手術,在上海學練郭林氣功後,返回故里練功不輟。一天在練吐音功時突然劇咳不已,以致嗆出血來,並感到火頭哽塞,張大嘴用力再咳,竟吐出兩粒花生米大小的塊狀物,經化驗竟是凝聚成團的癌細胞。再行體檢,原先的病性竟不翼而飛。他大喜過望,繼而又困惑不解。吐音功難道有這等神力,能將癌細胞排除體外。接張來信,我亦感困惑,從以下的角度,癌細胞不可能從食道或氣管排出。單眼前的現象也無法解釋。然而同樣的現象在立信會計學校以為教師身上再度出現。這位教師在公園練吐音功時,同樣咳出一團花生米狀的癌細胞。”吐音功法導致癌症腫塊從機體組織脫落的現象可能只限於肺癌,原因是,肺部是吐音時的發聲器官,聲波直接衝擊腫瘤,導致作為寄生物的腫瘤癌細胞從機體組織脫落,脫落的腫瘤癌細胞又可以通過氣管,經過口腔吐出口外。
總之,郭林新氣功療法是利用生物電、生物場、生物磁來“收編”癌細胞的,不是把癌細胞當作敵人,採用剿殺措施,給予消滅和清除,而是不斷呼喚著癌細胞,不斷感召著癌細胞,不斷向癌細胞伸出援手和提供支持,幫助癌細胞“改邪歸正”,促使幼稚的癌細胞向成熟的正常細胞方向分化和發展。

3、奇跡源自生命自身
細胞本身是全息的,生物體上的一般細胞(體細胞),含有生物體的全部資訊,具有完整的遺傳因數,有潛在發育成新生物體的能力,在不同的條件誘導下,不同的遺傳因數被啟動,細胞在複製過程中就表現出不同的形態和功能。癌細胞的特性與幹細胞的特性一致,所以,現代醫學界傾向於這樣一種觀點:癌症屬於一種幹細胞病,癌細胞是幹細胞在分化過程中受到體內體外各種因素的干擾或破壞導致分化障礙,形成各種不同的不成熟的幼稚細胞。所以,腫瘤中的癌細胞是十分不規則的,大小形態各異,有的癌細胞是單核,有的是雙核,有的是巨核,但所有的癌細胞擁有一樣的生物學特徵和生物學行為:厭氧、喜酸、轉移、無限複製。癌細胞“不受控制”特點與正常細胞“受控制”特點形成鮮明對照。由於這些細胞是人體裡的“內亂”細胞,是細胞中的“壞孩子”,所以,人體內的免疫系統不把癌細胞及由癌細胞構成的腫瘤當作細菌、病毒、異物等“敵人”看待,特別是作為“清道夫”的巨噬細胞在癌細胞面前失去了“冷血殺手”的本能,表現出大開綠燈的親和行為。癌症難治,難就難在,人體免疫系統不把癌細胞當作異己的“敵人”看待,在癌細胞面前放下了戰鬥武器。山東淄博的李英偉淋巴瘤長到20cm×12cm×8cm,比磚頭還大,直到劇烈咳嗽和痰中帶血才在醫院檢查發現,為什麼癌症腫瘤長這麼大,身體沒有異樣反應,免疫系統不去抗爭,不去消滅呢?原因就是,人體免疫系統把癌細胞當作“自己人”看待,不把癌瘤視為“異物”或“敵人”。
癌細胞與正常細胞相比,只是正常細胞分化受阻後才“變異”或“變壞”的,“變異”或“變壞”只是癌細胞的暫時行為,癌細胞內含有的繼續向前分化的基因資訊仍然完整地保留在癌細胞內,一旦癌細胞內含有的繼續向前分化的基因資訊被啟動,癌細胞就會繼續向前分化,轉化為正常細胞。
大自然,人類一切力量的源泉。在億萬年進化中大自然把人體塑造成一部精密的生物機器,賦予了這部生物機器最高的智慧、最強大的生命力以及最完美的自我修復力。人體強大的生命力和完美的自我修復力是治癒人體疾病的最佳醫生和最好藥物。郭林新氣功療法的高明和高妙就在於:讓癌症患者走出家門,向大自然尋求力量,通過功法呼喚潛藏於人體強大的生命力和完美的自我修復力,用感召的方法呼喚癌細胞醒來,用支援的方法,伸出援手,給癌細胞提供充足的氧氣和負氧離子,並提供生物電幫助癌細胞彌補缺失的堿基電子,修復癌細胞基因殘缺片段,把癌細胞斷裂的電子呼吸鏈重新連接起來,幫助癌細胞從無氧呼吸切換到有氧呼吸,使癌細胞由幼稚細胞轉化為成熟細胞。一句話,郭林新氣功療法運用人體在億萬年進化中大自然所賦予的強大生命力,自我更正,自我修復,創造了癌症不治而愈、不翼而飛的奇跡。

郭林老師最初把新氣功療法稱為“自電療法”,“自電療法”是自我生物電療法的簡稱。郭林老師把她研創的新氣功療法稱為自我生物電療法,正說明郭林老師在治癒自己子宮癌之初已經十分明確地認識到,是我們中國古人所說的“內氣”,也就是現代科學所說的“生物電”治好了她自己的癌症。郭林老師認識到治癒自己癌症的物質性因素是人體潛藏的巨大生命力,氣功練功家只是通過自己的意識作用進一步凝煉內在的生命力,調動內在的生命力,讓內在的生命力發揮治病抗癌的作用,從而創造生命奇跡。

結 語
1971年12月23日,美國總統尼克森簽署《國家癌症法》(The National Cancer Act),正式向癌症宣戰,為攻克癌症,美國國會大規模增加研究經費,迄今為止,僅政府投資已經超過900億美元。在人類對所有疾病的研究中,癌症花錢最多,著力最大,全球數十萬科學家日夜不停地進行研究,但效果至今很不理想,人類仍然籠罩在“癌恐怖”的陰霾中。
就在尼克森總統簽署《國家癌症法》的110天前,即1971年9月4日,一位偉大的女畫家,把自己潛心研創的、戰勝了自己子宮癌的新氣功療法正式推向社會,從此,廣大癌症患者有了一個戰勝癌症的新武器。40多年來,新氣功療法從被人誤認為招搖撞騙到獲得社會廣泛認同,從郭林老師一人孤身探索到千千萬萬癌症患者群體實踐,從被國家體育局視為“健身氣功”到被醫學界承認為“醫學氣功”,從北京公園推展到全國公園,從中國一個國家流傳到世界許多國家,經過了艱難曲折的發展過程,其科學性在千千萬萬癌症患者身上獲得了實踐檢驗,被證明是一種科學的治癌方法,為人類走出“癌恐怖”的陰霾開闢了一條道路。在以嚴謹著稱的德國,郭林新氣功療法已經被納入醫療保險體系,腫瘤醫院的醫生接受郭林老師的親傳弟子王莉老師的郭林新氣功療法培訓後,轉而傳授給癌症患者,作為醫療保險專案給予報銷。德國人給全世界做出了視郭林新氣功療法為醫療科學的榜樣,值得全世界學習,特別是值得郭林新氣功療法的發源地中國學習。美國格魯博大學東方醫學博士、聯合國和平基金會世界名醫獎獲得者馮寶蘭建議向世界推廣郭林新氣功治癌運動,筆者贊同這一建議,希望得到聯合國的回應和支持,為全球廣大的癌症患者播揚自救福音。
德列•莫瑞茲(Andreas Moritz)在《癌症不是病》(Cancer Is Not a Disease)一書中說:殺死癌症患者的不是腫瘤中的癌細胞,而是其背後導致正常細胞突變為癌細胞的根源。西醫中的手術、放療、化療被稱為治癌“三大武器”,主要針對已經產生的癌細胞,並不針對產生癌細胞的病因,所以,治療效果受到很大局限。1998年美國國會正式撥款成立“全美補充替代療法研究中心”(NCCAM),專門對西醫以外的療法進行研究,美國的洛杉磯州大學UCLA醫學中心、紐約斯洛特-加龍省克癌症研究中心等美國權威醫學中心都設立了對非西醫替代療法治療癌症的研究專案,各大醫學院也紛紛設立相關課程。1998年美國哈佛大學一個專門研究機構做過一次統計,發現中國的氣功和針灸以及印度的瑜伽在美國十分流行,美國人一年花在中國的中醫、針灸、按摩、氣功等治療方面的費用高達220億美元,90%以上是自費,每年大達到6.3億人次,平均每人2次。2006年2月6日,美國《洛杉磯時報》發表了一篇“非傳統補充替代治癌療法”的長篇報導,報導稱美國傳統的手術、放療、化療西醫療法遭受信任危機,80%的美國癌症患者採用中國的中醫、針灸、氣功、按摩和印度的瑜伽及墨西哥的草藥對癌症進行補充替代治療。
德國人選擇郭林新氣功療法和美國人尋找補充替代療法,正說明西醫開始重視西方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留給後世“治病不可傷身”戒律,也說明治療癌症這個人類最兇惡的病魔需要打“總體戰”,僅靠西醫剿滅癌細胞的辦法,力量還是不充分的,還需要像郭林新氣功療法這樣非常有效的整體療法參與其中,作為西醫的補充形式,進行輔助抗癌。

郭林新氣功療法是中華古老智慧的結晶,更吸收了現代西方科學的研究成果,主張西醫、中醫,氣功三結合治療癌症,正如孫雲彩老師在總結郭林新氣功療法時所講“對癌症要打總體戰,對健康要搞系統工程”。郭林新氣功療法不排斥西醫,更不排斥中醫,主張能手術儘量早手術,能放療儘量放療,能化療則適可而止,有條件能吃中草藥則儘量吃中草藥。
郭林新氣功療法不是神丹妙藥,只是一種科學的調動人體潛能的鍛煉技巧,需要練功者認真學習,長期堅持鍛煉,才能有效果,才能出奇跡。郭林新氣功療法在本質上是癌症患者自己給自己治病,與氣功師“發氣”治病或者所謂的“氣功大師”治病毫不相干。郭林老師曾經對其入門弟子具本藝老師講:“功夫就是汗水加淚水加雨水”,用郭林新氣功療法治療癌症,需要癌症患者自己付出汗水和淚水,承受雨水和嚴寒。在紅塵滾滾、急功近利的現時代,靜下心來,用郭林新氣功療法與癌症抗爭,是一件非常難能可貴的事情。
師者之路,吾人之路。廣大癌症患者應向郭林老師學習,做一個千方百計沖決癌魔囚籠、爭取健康自由的角鬥士,用殊死的角力,一步一個吸吸呼,一個又一個地用氧氣和生物電轉化癌細胞,一分一秒地從死神那裡爭奪生命,直至戰勝癌魔,取得最後勝利,奏響生命的樂章,創造生命的輝煌。


作者周廣慶系武漢大學博士,中國社會科學院博士後,歡迎郭林新氣功同仁和醫學界專家交流與批評指正,歡迎廣大郭林新氣功練功者提供實證資料和資料,完善本文和正在寫作的《癌症≠死亡(續)——郭林新氣功抗癌實錄與研究報告》。qq:1667706037;郵箱:postdoctorzhou@163.com。